老相馆故事②丽湖摄影:为先人制瓷相

本地照相馆曾经百花齐放,照相馆想要立足,得找出专长。设立于1969年的丽湖摄影,便是这样发展专做瓷相,直到今天还坚守着。

早期店面设在大巴窑5巷,丽湖摄影的陈桂珍(80岁)和丈夫约10年前把工作室迁至大巴窑8巷的工业区里。

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的陈桂珍,性格开朗健谈,老当益壮。她忆起当年情景:“以前顾客主要是学生,开学时来拍照做学生证,也有人拿照片来冲洗,过年时特别忙碌,很多人要冲洗农历新年拍的照片。其余时间,我们就制作瓷相,当时做瓷相的业者不多,大概四五家吧,我们可说是第一把交椅吧。”

她说早期照相馆有雇用摄影师和员工,她主要做“客服”,在前台和顾客接洽。邻里照相馆也像是感情联络站,“很多街坊来冲洗照片或拍照时,也喜欢和我聊天。”

瓷相制作和照相馆的关联,主要在冲洗照片的工序。不同的是,显影前要加上瓷粉。处理好照片后,放在瓷片上,经由高温1000摄氏度烧制,恒久保存。陈桂珍目前使用瓦炉机器,烧制过程得花10个小时。

经历手工到电脑修图

同样最花时间的是为照片修补瑕疵,当年人们拿来的先人照片,有的相片素质较差,人像模糊或泛白了,陈桂珍得用笔细心地在照片上一刻一点地慢慢修补,勾勒轮廓等。后来,修图步骤电脑化了,当时已60多岁的陈桂珍,依旧跟上时代步伐,学起电脑来。

访问当天,她便是在电脑前为照片加工。“电脑修图比较方便,但还是一样要花时间专注修饰照片的。有时候还要根据瓷相的比例,调整照片的大小,有些人头照片只拍到衣领,为了平衡照片比例,得在电脑上为人像‘加衣服’。”

瓷相制作依旧耗时费力,但陈桂珍还是认真制作,毫不马虎。她说:“虽然这工作很刻板,烧制时会发出浓重的味道,但我认为把瓷相做好很重要,若烧制过程有瑕疵也会重做。”

走进照相馆,大多数人是为了拍下快乐美好的时光。瓷相制作,则把人最美好的一面,留在石碑上流芳百世,保留先人容貌,承载后人思念,化作永恒。丽湖摄影的作业虽已改变,但陈桂珍对瓷相这项工艺技术,一做便是四五十年,认真地为他人生命画上漂亮的句号。